冠军预测成夺冠诅咒 让巴西糟心的美国专家又来了

2018年06月24日 15:19:58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关注 | 让巴西人最糟心的美国诅咒又来了!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已经在莫斯科拉开大幕。

  每届世界杯中,都有一众夺冠热门,他们背后也都有一众神秘的预测者。

  还记得8年前的章鱼保罗吗?章鱼保罗在2008欧洲杯和2010世界杯两届大赛中,预测14次猜对13次,成为不折不扣的“章鱼帝”。不过遗憾的是,章鱼保罗已于2010年10月25日去世。

  据2018世界杯媒体中心发布的消息称,来自俄罗斯冬宫博物馆的猫咪预测官阿喀琉斯(Achilles),将接班章鱼保罗。

▲猫咪预测官阿喀琉斯

  经济学家们也不甘示弱,高盛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利用人工智能算法预测将要赢得2018年世界杯的球队。

  俄罗斯世界杯上,谁能成为预言帝?经济学家能赢过章鱼保罗吗?

  在世界杯上,总有一些经典瞬间被人们所铭记,比如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巴乔黯然消魂的背影,以及罗纳尔多憨厚的阿福发型。

▲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

  在绿茵场上球星们各擅胜场,号称“武无第二”,可在场下的赛事结果预测领域,来自德国奥博豪森水族馆的章鱼保罗却寂寞如雪。

  虽然已经“撒手鱼寰”八年,但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预测八场全中的奇迹让它在这一领域成为难以逾越的丰碑。

  之后的世界杯上,人们牵出猪狗牛羊各种“神兽”预测赛事,试图复制章鱼保罗的光辉,结果却相差甚远。

  自诩万物之灵的人类亲自下场,派出各种“懂球帝”来预测赛事,对标言出法随的“圣保罗”。

  在誓言击败章鱼的队伍中,有一哨人马堪称特种部队,他们是装备有庞大数据库和分析模型的经济学家。

  这帮人以经济数据为出发点对世界杯的结果进行预测,来抗衡保罗的野兽直觉。

▲堪称世界杯最佳“预言帝”的章鱼保罗

  高盛、瑞银、日本野村证券、德国商业银行和丹麦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纷纷杀入世界杯预测领域,先后公布了关于赛事的特别版研究报告。

  这些报告使用了变量组合和模拟试验来预测冠军,有的还考虑了诸如人均GDP等因素,历数参赛各国的经济基本面状况,将其延伸到竞技基本面,对赛事做出分析。

  在这些金融机构里,投行高盛堪称足球经济研报圈的老牌劲旅。虽然比美国人对橄榄球、棒球、篮球以及冰球更感兴趣,但这并不妨碍高盛为了拓展全球市场,早早就精心围绕“世界第一运动”打造足球经济报告,以便在多元化的客户面前显示实力。

  高盛最早的一份世界杯足球经济报告出现在20年前的法国世界杯时,当时不少人除了记住齐达内在决赛的两个进球,为法国在历史上第一次捧杯外,也第一次发现还有机构会从经济增速、货币汇率、就业保障以及股市表现等角度去解读世界杯各队表现。这种不再光是盯着球员表现“城会玩”的方式让人耳目一新。

  从那之后开始,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就开始组织经济学家以生产函数为切入口,从人口、资本等投入要素的角度,来解释和预测一个国家在世界杯上表现如何,而最终比赛的结果就是经济学意义上的“产出”。

  计算投入产出比是经济学的经典套路,放在足球预测中却会得出一些有趣的结论。比如有人通过数据演示,得出结论:

  世界杯比赛中,东道主更有可能获得好成绩,因此国际足联发布的各国排名几乎不具有参考价值。

  当然,经济学家的预测是从“死理性派”的角度出发,对于不确定性和“黑天鹅”事件有着天然的憎恶。但足球是圆的,瞬息万变的局面和一切皆有可能的悬念正是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比如,曾是1998年世界杯法国队的英雄齐达内,没人能想到他会在2006年的世界杯上头顶意大利球员马特拉齐,被红牌罚下成为比赛失利的罪人。

  在“经济人格”的设定里冲动是魔鬼,人们都能趋利避害做出最优选择,但在赛场上,人们看到的却是22名有激情的球员。

  这种差异会导致经济学家的预测可能与世界杯的走势并不相符,因为排除激情因素外,经济学家对球员的把握和章鱼保罗相比并没有任何优势。

▲资料图片:2002年世界杯,韩国挺进四强。

  好在不少经济学家本身也是球迷,他们可以从自身的认知出发,以个案分析的方式尽力弥合死理性派和球场激情之间的鸿沟。

  事实上最早对世界杯进行预测的经济学家本身就是铁杆球迷,他们出于对这项运动本身的热情和老球迷的内在驱动开启了世界杯经济模型的搭建过程。

  这位曼彻斯特人不仅因创造出“金砖国家”这个词而名扬天下,更是从小就活跃在绿茵场边的球迷。在俱乐部层面,奥尼尔一直力挺“红魔”曼彻斯特联队,而在国家队层面则是“三狮军团”英格兰队的拥趸。

  英格兰队在1966年唯一一次捧起世界杯的时候,奥尼尔才9岁。之后,他就和普通球迷一样,一直想知道支持的队伍什么时候才能重回世界之巅,和普通球迷不同的是,他对经济学工具掌握更熟练。于是从1998年法国世界杯起,高盛的经济学团队在他带领下利用经济模型工具在每次世界杯前分析夺冠球队的几率,这也逐渐成了投行界在世界杯年的一大盛事。

  对经济学家来说,对世界杯比赛的预测可以验证分析能力,而对骨灰级球迷来说,报告中使用的模型和数据,则是看球侃球过程中炫耀的不二利器。

  比如高盛的经济学家们一直宣扬的足球经济观点之一是,世界杯夺冠在短期内可以振奋国民士气,但这种激情在中期是否是件好事还很难说。因为历史数据表明,夺冠的国家股市在决赛结束后的一年内表现平均落后于全球股市4个百分点,这一现象也被称为“大力神杯的诅咒”。

  奥尼尔直到2013年从高盛退休,也没等到英格兰队再次夺冠,反而是“三狮军团”积弱已久而被笑称为“三喵军团”。

  2014年巴西世界杯时,高盛的足球经济报告又按照惯例问世,但质量明显下降,剩下的经济学家们并没能用他们的经济模型分析出东道主巴西会被德国打得落花流水,以及阿根廷会在加冕的道路上功亏一篑。

  那份报告预测,主场作战的巴西夺冠概率高达48.5%,紧随其后的是阿根廷。但比赛结果打了高盛的脸,让其足球经济报告成为类似大宗商品报告的典型“反向指标”。整体不足四成的正确率也被讥讽为一群会建模的经济学家,远远比不上一只已经不在人世的章鱼保罗。

  或许是为了不和著名的“乌鸦嘴” 贝利抢风头,高盛今年的世界杯足球经济报告比之前要低调不少,不过冠军预测的环节还是保留了下来,认为今年巴西将夺得世界杯。

  高盛称使用了20万个统计数据,包括各支球队的特点、单个球员的指标、近期队伍的比赛表现等,利用4个机器学习模型将这些数据与2005年以来的世界杯和欧洲杯比赛得分进行对比,通过数万次的模拟比赛,从而得出巴西最有可能赢得俄罗斯世界杯冠军的结论。

  其经济模型显示,巴西夺冠的概率为18.5%,领先于法国的11.3%、德国的10.7%以及葡萄牙的9.4%。

  这个结果让人感觉有些啼笑皆非,经济学家们考虑了海量的变量,得出的结果却是一个常量:高盛在2010年和2014年也都预测巴西会捧起大力神杯,从纸面上看南美的王者已经三连冠。

  不过,让巴西人最糟心的或许不是高盛的“毒奶”又如期而至,而是之前两次尽管黄衫军团没能捧杯,巴西经济却得到了“夺冠诅咒”的待遇,2010年后巴西经济逐渐陷入衰退。如果这次真如高盛所说,巴西经济可能陷入一个“失去的十年”。

  其实德国人也同样如此,因为投行们对世界杯冠军的预测分成了两派,即巴西派和德国派。前者除了高盛外还有丹麦银行。而瑞士联合银行以及德国商业银行的模型则显示德国有可能卫冕成功。

  如果说德国商业银行的预测结果还包括给“自家人”鼓劲儿的感情分的话,那么瑞银的分析就中立多了。瑞银的模型显示,德国卫冕世界杯的机率达24%,领跑32强;巴西紧随其后,夺冠率为19.8%,西班牙队排第三,夺冠机率16.1%。让不少人感到意外的是,瑞银认为第四有希望的竟然是英格兰队,有8.5%几率夺冠。

  在世界杯预测方面,瑞银和高盛等机构的经济学家们使用类似的基础数据却得出了不同的结论,区别就在于哪家的模型建构更合理,而这种合理性对于投资收益率来说无疑也有帮助。

▲资料图片:2014年巴西世界杯,德国夺冠。

  因此经济学家扮演“预测帝”眼睛盯着的可不只是绿茵场上的争夺,还有在场下的投行客户争夺战。

  投行的经济学家们应该感到庆幸,章鱼保罗的老东家奥博豪森水族馆不会参与到这场客户争夺战中来。

桂强

责编:
  • ?281696.html
  • /073279.html
  • ?bl3vb.html
  • /z0rhd.html
  • /527135/gszbu.html
  • /sfmj0/481703.html
  • ?kzzb9/530123.html
  • ?76745/pblr7.html